年内加速发债 中小银行资本饥渴“小步快走”

    2021年以来,不断有银行抛出发债“补血”计划,以夯实资本并为接下来的扩张储备“弹药”。数据显示,截至4月14日,年内银行业合计发债(永续债和二级资本债,统计口径下同)只数同比明显增加,但发行规模却不及去年同期。在这背后,大型银行发行额缩水,有更多中小银行以“小步快走”的方式涌入这一“补血”队列,发债只数和整体融资规模明显增加,补充资本热情高涨。

    数据显示,截至4月14日,银行年内合计发债规模突破千亿元,达到1308.7亿元,但发行规模相较去年同期的1471.3亿元滑落了11.05%。另外,今年银行合计发债31只,发行只数较去年同期的13只明显增加。

    发行永续债和二级资本债历来是银行补充资本的重要渠道,为何年内银行发行总量却较去年缩水?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指出,从银行债券供需两端看,今年与去年同期比较,去年利率中枢不断下行,而今年利率水平明显较去年高,供给方(发债银行)发行意愿相对有所下降;同时,需求方(购买银行债券机构),考虑到利率中枢逐步抬升,尤其是资质偏弱的中小银行,需求也会受到一定抑制。

    根据数据显示,2021年以来,银行发行的31只债券中,发行票面利率最高为6%,最低为4.15%。对比来看,2020年同期,银行发行的13只债券中利率最高为5.8%,最低为3.69%。

    值得一提的是,就发行主体而言,今年有更多中小银行以“小步快走”的方式涌入补充资本的队列,其发债只数明显上升,推高同类银行整体发行规模,大型银行发债额则有所下降。

    数据显示,全国性银行中,今年有邮储银行、工商银行、中国银行3家大行共发行了4只债券,合计融资规模850亿元,其余28只债券均由地方中小银行发行,合计发行额458.7亿元。去年同期来看,全国性银行中,邮储银行、平安银行两家共发行2只,合计发债规模1100亿元,其余地方中小银行共发行9只合计371.3亿元。

    周茂华表示,上述发行结构看,显示今年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压力较大。“在满足监管指标要求、中小银行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力度和落实资管新规、国内监管环境变化短期对相当部分中小银行负债构成压力的背景下,银行业补充资本仍面临压力。”周茂华如是说。

    一般而言,银行可以通过利润留存、增资、上市融资、定增、配股、优先股、永续债与二级资本债等方式补充资本金。其中,发行二级资本债、永续债是大多银行“补血”的主要方式。

    在银行业负债压力、不良处置压力仍大以及政策支持之下,银行补充资本的做法比之前更加普遍,且手段更加多样化。周茂华指出,银行还可以通过可转债、金融债以及通过股权融资、地方政府专项债创新资本工具等进行融资。接下来,各类型银行将根据市场节奏和自身优势,选择适合的资本工具多元化补充资本。

文章来源:北京商报